玄江会>玄幻奇幻>斗鱼(骨科) > 第九章
    章潼和章时与并肩坐在房间里,身旁是散落一地的酒瓶。

    在他们家,别的没有,酒是管够的。哪怕是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也能在柏郁青的房间里找出至少两箱啤酒。

    章潼单手撑着脑袋,她已经觉得头昏脑涨了。章时与拿起酒瓶,咕咚咕咚又喝了一大口。

    “姐,有时候想想觉得活着真的挺没意思的。”

    章潼并不担心章时与会想不开,她了解章时与,虽然偶尔会说丧气话,但绝对不会真的自暴自弃。他这么说只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支持和安慰。

    “时与,你还记不记得我为什么给你改这个名字?”

    “我记得,时不我与,你希望我能拥有全新的人生,”章时与x1了x1鼻子:“但是想好好活着怎么这么难。”

    章时与和章潼对章兴国的情感并不完全一样,章时与对章兴国只有恐惧和恨,因为自他记事起,章兴国就已经是一个疯子了,可章潼记忆里的章兴国并不完全是这样。她总还记得章兴国把她背到肩膀上让她能看到更远处风景的日子,总还记得章兴国架着她的胳膊让她荡秋千的事。这些尚算温馨的桥段并不多也只发生在章潼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可章潼没办法把它们从记忆里抹除掉,当作从来没发生过。

    可对于章时与来说,章兴国是一个除了给予他生命之外的完完全全的恶人、陌生人。能够代表章兴国在章时与脑海里印象的,只有满身酒气和烧红的脸、声嘶力竭的打骂、满地的玻璃碎片和沾血的啤酒瓶。章潼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疤,那是章兴国用碎掉的啤酒瓶划开的,而那一道原本会落在章时与身上,章潼冲过去把章时与圈在怀里挡下了。而对于受伤的是章潼这件事和啤酒瓶上的鲜血都并没有让章兴国有什么反应,酒JiNg让他变成了一个疯子,受伤的是儿子还是nV儿,或者是任何人,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章兴国在章时与记忆中的全部印象。

    所以离开章兴国,对章时与来说就是把这个人彻彻底底忘掉,他不需要记住任何事。

    这么久以来,章时与都觉得自己做的很好了,他离开章兴国,当作这个人从来没有在他生命里出现过,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真的拥有全新的人生,而这时候柏郁青又告诉了他:想过正常人的生活,Si也不可能。

    章潼r0ur0u眼睛,从身后拿出了那块引发了今晚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蛋糕。章时与笑了出来:“你什么时候拿过来的。”